當前位置:首頁 > 檢查調查 > 調查

反興奮劑工作中的調查既包括對生產、交易、使用興奮劑等違法行為的調查,也包括對興奮劑違規的原因、禁用物質和方法的來源、相關人員和單位責任等具體情況的調查。

反興奮劑調查是與宣傳教育、檢查、檢測并列的重要工作手段。近年來,加強情報收集和調查取證,在反興奮劑工作中的重要性不斷顯現。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開展的一項研究表明,大約有10%的運動員在使用興奮劑,而通過興奮劑檢查發現的違規僅占檢查總數的1%。WADA總干事戴維﹒豪曼曾公開表示,近年來,大約有三分之一的興奮劑違規是通過調查發現的。為了積極發揮調查的作用,2015版《世界反興奮劑條例》新增了“檢查和調查”一章,WADA還專門發布了《檢查和調查國際標準》,指導和規范調查工作。

國內外反興奮劑組織在開展調查方面積累了很多成功經驗和做法。可以說,重大興奮劑案件的查處,都與縝密的調查密不可分。例如,盡管七屆環法自行車賽冠軍阿姆斯特朗在職業生涯中從未被查出過興奮劑問題,但是美國反興奮劑機構通過持續多年的不懈努力,以確鑿的證據和詳盡的調查結果,對他作出剝奪七個環法自行車賽冠軍頭銜和終身禁賽的處罰,并得到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國際自行車聯盟、媒體和公眾的普遍認可。在大量的關鍵性的無可辯駁的證據面前,阿姆斯特朗最終不得不放棄了抵抗,并公開承認自己使用興奮劑,從萬人敬仰的體育偶像、抗癌英雄墮落為陰謀家和騙子。

在國內,調查也一直是我們治理興奮劑問題的重要手段。近年來,我國反興奮劑法律法規體系日臻完善,為反興奮劑調查提供了法律保障;我國建立了統一領導、分工負責和相互配合的反興奮劑管理體制,為調查提供了組織保障;相關單位協調配合,在調查處理興奮劑違規的過程中進行了許多有益的探索,例如對集體使用興奮劑案件的調查、對食品污染造成克侖特羅陽性的調查,積累了寶貴的經驗。

第二十一條 國家體育總局、地方各級人民政府體育主管部門、國家反興奮劑機構、全國性體育社會團體、國家運動項目管理單位、運動員管理單位有權依據法律法規和本辦法,對涉嫌興奮劑違規的行為開展調查。

國家反興奮劑機構應當收集、評估和利用信息與情報,對其中可能存在的興奮劑違規開展調查。重大、復雜的興奮劑事件,由國家體育總局組織國家反興奮劑機構和相關單位開展調查。

第二十二條 興奮劑檢查、調查工作人員履行興奮劑檢查、調查職責時,有權依法進入體育訓練場所、體育競賽場所、運動員和輔助人員駐地等。有關單位和人員應當予以配合,不得拒絕、阻撓。

 
《體育運動中興奮劑管制通則》的規定

第三十四條 情報的收集和處理

反興奮劑中心應當建立情報數據庫,及時對情報進行分析和評估,為制定和實施檢查計劃提供幫助,為調查可能存在的興奮劑違規提供證據和線索。

第三十五條 調查的內容

反興奮劑中心應當對陽性檢測結果、非典型性結果、生物護照陽性結果和其他可能存在的興奮劑違規開展調查。

第三十六條 調查的實施

運動員樣本檢測結果陽性的,運動員管理單位應當首先開展調查,提供有關證據;涉及到省級或省級以下運動隊的,有關省級反興奮劑機構應當參與、指導和監督調查;運動員本人及有關人員應當配合調查,解釋說明陽性的原因。反興奮劑中心審核證據,給予必要的指導和幫助;反興奮劑中心認為有必要的,可以直接開展調查。

興奮劑檢查過程中發現當事人涉嫌興奮劑違規的,反興奮劑中心及其他實施檢查的反興奮劑組織應當開展調查,收集證據,確認興奮劑違規是否成立;運動員及其管理單位應當配合調查。

反興奮劑中心可以授權省級反興奮劑機構開展調查。

第三十七條 舉報信息的核查

反興奮劑中心接到舉報信息后,經初步核實,認為可能存在興奮劑違規的,應當進一步開展調查。其他反興奮劑組織和有關組織應當及時將舉報信息和調查情況通報反興奮劑中心。

第三十八條 與有關單位的合作

反興奮劑中心在開展調查時,可以尋求檢測實驗室或其他有關單位的技術支持。

威廉足球指数